依附著的“解放” ——論《青春之歌》中的女性解放
我要投稿 論文查重 來源:學報編輯部 時間:2019-02-22 瀏覽:
【字體:
摘  要:楊沫在小說《青春之歌》中探討女性解放的出路,然而主人公林道靜的解放始終都依附革命,依附男性,缺少對自我真正的探求,也迷失了自我,沒有實現女性的獨立和解放。
關 鍵 詞: 青春之歌 女性 解放 依附 革命
作  者:林文慧
單  位:華中師范大學
正  文: 五四之后,中國近代小說涌現一批以女性解放為主題的小說,女性離開了象征著封建專制的父親,反抗包辦婚姻,離家出走,自主選擇婚姻。然而事實上,離開家庭之后的她們大多生活窮困,多數逃離的女性的命運無疑是從一個陷阱進入了另一個牢籠,繼《魯迅》提出“娜拉出走之后會怎樣”,楊沫又在小說《青春之歌》中探討女性解放的另外一條道路——投奔革命,在文學史上,這部小說具有很高的評價,茅盾認為《青春之歌》的“思想內容大致上是符合毛主席的論斷的”。然而從新時代的女性解放視角看來,那個滿懷期待與愿景,從舊家庭中逃離出來,渴望女性獨立,盼望純潔愛情的林道靜,在一次又一次的逃離與尋找之后,并沒有在紅色的潮流中找尋到她的獨立和解放。 一、失敗的逃離 《青春之歌》中的主人公林道靜反抗父母的封建婚姻,逃離家庭,前往北戴河找表哥謀一份職業,然而表哥未尋,陷入生活困頓。在走投無路之下,孤苦無依的少女遇到了懂得珍惜她的高級男性知識分子余永澤,生活的凄苦讓她屈服了,最終過上了“烙餅攤雞蛋”的家庭主婦生活。她在離家出走成功之后,又投向男權主義的懷抱,依附于男人生活,成為男人生活的附庸,這實質上是一種依附。 然而這種“依附”并不是林道靜最初逃離家庭想要尋找,這種“依附”和聽從父母包辦婚姻嫁人為妻有何本質上都是依靠成為他人的妻子來獲取生活的資本。 二、背叛愛情的“出走” 林道靜芳心懵懂之后送余永澤去北平上學之后,看著知音離去,她的內心的感覺是“有一種嬰兒失掉母親般的沉重和惶恐”,這種感覺不是與戀人分別之后的思念與不舍,而是一個嬰兒是對母親般的依賴,這不是愛情,是依附。 林道靜過了一段時間的平淡的家庭生活,漸漸地厭倦了這種沉悶無味的生活,抱定“黑暗的社會不叫我痛快的活,我寧可去死”的信念。她不愿意自己的一生碌碌無為地度過,于是接受了盧嘉川革命思想的熏陶,帶有革命思想的她,越來越無法忍受余永澤的個人主義,直至最后與余永澤愛情破裂,分道揚鑣。其實余永澤沒有變,他對林道靜的愛在林道靜沒有變心之前始終如一,他要做的無非是希望可以保護好這個小家庭,在畢業之后,可以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來養活這個家庭。而此時的林道靜心中想的是國家大義,是民族解放,對余永澤的好怎能感受得到。此時的林道靜已經是一個革命分子,在林道靜看來,與余永澤的個人主義相比,盧嘉川的革命主義更高尚,更有魅力。但是余永澤確實沒有家國情懷,但是如果從一個女性視角出發看余永澤,他為生計奔波,為愛人輾轉反側,為家庭苦心經營,并不足以讓一個女性唾棄背離,反而是林道靜在尚為人妻之時“若隱若現流露出”對江華的愛慕,有違倫理。林道靜此時的內心出發點是一個革命分子,而不是一個女性,轉身成為革命分子的她依舊沒有做回自己。 三、基于革命身份的抉擇 林道靜在投身革命之后,選擇了第二位愛人——江華。她與江華的結合更具有濃重的革命選擇色彩。 在江華向林道靜表白之時,她心里想是“這個堅強的、她久已敬仰的同志,就將要變成她的愛人嗎?而她所深深愛著的、幾年來時?M繞夢懷的人,可并不是他呀……可是她不再猶豫,像江華這樣的布爾什維克同志是值得她深深熱愛的,她有什么理由拒絕這個早已深愛自己的人呢?”林道靜上一秒還在思念自己夢中縈繞之人盧嘉川,確信自己所愛之人并不是他,江華只是自己久已敬仰的同志,然而下一秒就選擇愛上他,僅僅因為江華是一位共產黨同志,她選擇愛情,選擇愛人的出發點并不是自己作為女性的身份,而是身為一個革命者,她先是一個革命者,才是一個女性。 在 12 • 16 游行示威時,她看到了余永澤,她看到余永澤正在欣賞著這游行的行列,她被激怒了,氣的幾乎想跳過去罵他一頓,但是,她很快平靜下來,用鄙夷和憎惡代替了一切。余永澤旁觀應該是她預料之中的。余永澤不是身為一個革命者,站在隊伍旁觀看無可非議。這時的她從最初“道不同不相為謀”的離開,到如今思想不同就加以鄙夷和憎惡,內心中再也不念著當初他把她從剛剛逃離家庭中困頓窘迫中解救出來的善意,革命思想已經完完全全占據了她的內心,她已經失去了女性意識,不能以一個女性身份去思考,而是以一個革命者的身份去思考。 四、結語 林道靜從家庭婦女到革命者的轉變,也并不是她自己尋求的,自己找尋到的,她的轉變更多的是依附于他人,所有的“解放”都是被給予的。戴錦華教授認為《青春之歌》是“基于男權立場上關于女性命運的陳述,”和“對于男權意識形態”[2]的再確認,林道靜所有看似的“解放”實則都是再一次的依附,終其一生,她也沒有實現她爭取女性獨立的理想,也沒有實現一個女性真正的解放。 [參考文獻] [1] 茅盾.怎樣評價《青春之歌》[J].中國青年,1959,(04). [2] 戴錦華:《〈青春之歌〉——歷史視域中的重讀》,收入《再解讀——大眾文藝與意識形態》初版本,第151、162頁 [3] 楊沫.青春之歌[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4. [4]徐紅妍. 未完成的女性解放——對《青春之歌》的再解讀[J]. 名作欣賞,2012,(36):75-77. “Liberation” according to attachment ——On the liberation of women in Song of youth Lin Wenhui (Huazhong Normal University, Wuhan Hubei, 430000, China) Abstract: Yang Mo discuss the way out for women's Liberation in Song Yang's novel "song of youth", However, the heroin Lin Daojing’liberation is always attached to revolution,clinging to men, lacking of real exploration of self. At last, Women's independence and liberation are not realized. Keywords:Song of youth; women; liberation; attachment;revolution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論文檢測】 【返回首頁】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大众免费麻将游戏 幸运赛车规律 赚钱联盟是骗局吗 2020中超什么时候开始 下载qq麻将游戏大厅手机版 网上赚钱项目大全 跌停洗盘后暴涨的股 豪利棋牌捕鱼 网上如何让赚钱 中联重科股票行情 遇乐干瞪眼钻石用途